幸福宝app官网入口向日葵

“自己心里不清楚吗?自己没有点数吗?厉衍瑾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自己就老老实实的交代了吧。”

“我真的不懂在说什么。”

厉衍瑾说着说着,自己都笑了。

夏初初瞪了他一眼:“还笑?还好意思笑?”

“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笑。”厉衍瑾说,“可能,是看现在的这个样子,太过可爱了吧。”

“油嘴滑舌。”

说着说着,夏初初自己倒是也忍不住笑了。

厉衍瑾一看,说道:“自己也笑了。”

“好了,认真一点,严肃一点。”夏初初说,“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吗?”

“真不知道。”

夏初初也懒得和他打太极了,一把撩起自己的头发,把吻痕给他看。

“这,看到了吧?”

粉嫩的旗袍姑娘清爽可人

“看到了。”

夏初初说道:“是留下的吧?”

“当然是我留下的了。”厉衍瑾说,“不是我留下的,难道,还能是别的人?”

“还说!”

夏初初一想到这件事,就来气。

她手脚并用的,推搡着他,踢他打他。

厉衍瑾都受着,却说道:“怎么了这是,别乱动,盖着被子,等会儿着凉了。”

“别在这里装了!知道我今天,丢了多大的脸吗!!”

一想到这个,夏初初的瞌睡也瞬间没有了,满肚子的火气。

尤其是,她被言安希嘲笑!

她现在还记得言安希那夸张的笑声。

“怎么了?”厉衍瑾说,“我在的身上,留下了一个吻痕,就一副要跟我拼命的架势?”

“只是在我身上留下了一个吻痕?厉衍瑾,可不可以留在别的地方啊!而且我都还已经警告过!”

结果他非是不听,还是留在了那么显眼的位置。

夏初初都快要气死了。

“所以?”厉衍瑾问道,“这个吻痕,被人发现了?”

“肯定啊!我都不知道,没注意啊!知道我今天被人看了一路,我还以为是怎么了,原来,是干的好事!”

厉衍瑾一听,顿时笑得更开心了。

夏初初就更气了。

“!”她说道,“卑鄙无耻,无理取闹!可怕!”

“被人看见了,就看见了,反正是我留下的。”

“但是,我会不好意思啊。”

“我说了啊。”厉衍瑾回答,“来,也在我身上留一个,越明显的位置越好,锁骨往上,脖颈处,都可以。”

夏初初捶了他的胸口一下。

厉衍瑾笑了起来:“好了,初初,多大点事。看困得,眼睛都睁不开了,早点睡觉。”

“厉衍瑾!”

“在在在。”他说,“休息吧,时间不早了。”

“不行!”夏初初越想越不甘心,“就这样放过的话,我心里不踏实!”

厉衍瑾问道:“那要怎么样?”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夏初初只顾着生气,倒是还真的没有想过,要怎么才能让自己出气!

想了想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但是她就是生气,心情一下子就更不好了。

厉衍瑾连忙抓住她的手:“好了,看困得,眼睛都睁不开了,还在这里闹。”

“!是要把我给气死!”

“我可舍不得。”厉衍瑾说,“是我最宝贵的人,我怎么舍得……把气死?”

“那说,害得我,出了这么大的丑,要怎么办!”

“还好吧。”他说,“不算大丑。”

夏初初反驳道:“怎么就不算了?”

“好好好,算算算。”厉衍瑾说,“那我说,让也在我身上留一个,越明显越好,自己又不答应。”

“想得美。那到时候别人看见了,丢脸的,还不是我!”

“印在我身上,怎么会丢的脸呢?”

夏初初瞪着他:“厉衍瑾,别在这里偷换概念啊。我不会被给绕进去的。”

“好了。”厉衍瑾抱紧了她,“早点休息吧,以后慢慢想,有的是时间。”

夏初初哼了一声,在他的怀里,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,慢慢的睡过去了。

厉衍瑾看着她的睡颜,心里满满当当的,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,让她好好的睡觉。

………

慕氏集团。

厉衍瑾送夏初初去了她的公司,然后,自己才回总经理办公室。

正巧,在电梯里,他就遇见了沈北城。

沈北城说道:“哟,这大清早的,怎么回事啊?电梯往下坐?”

“送初初去公司。”

“啧啧啧,都在一座写字楼里,还要这么的粘啊?”沈北城说道,“这么腻歪啊。”

厉衍瑾看了他一眼:“要不要进来,不进来就走了。”

沈北城连忙拦住电梯:“进进进。”

厉衍瑾按了楼层,看了他一眼,忽然想起什么:“对了,……”

“啊,”沈北城却忽然跟神经发作一样,开始四处的看,左顾右盼的,“说,厉衍瑾,我们公司的电梯,是不是,该好好的返修一下了?”

“嗯?”

“看看,这漆,都掉了这么多了,这么老旧。公司里的人,到底是怎么做事的?”

厉衍瑾不解的看着他:“这是在做什么?”

“我觉得除了电梯,还有其他的细节,也要好好的处理一下。”沈北城说,“越是大公司,就越是注重细节。”

“发什么神经?”

沈北城没回答他,看了一眼电梯,心里直叹气。

怎么这么慢啊……

他都已经找不到话题了。

厉衍瑾又说道:“沈北城,是不是今天出门的时候……没吃药啊?”

“哎!”沈北城长长的叹了口气,“有什么就说吧。”

“我刚刚不就是要说吗?是把我的话,给打断了。”

沈北城回答:“我知道我欠很多的假期,但是,能不能让我慢慢的一还?一年还几天这样子?”

厉衍瑾看着他,这才明白过来:“原来,是怕我,来跟要回那些假期啊……”

“啊?”沈北城愣了,“难道不是吗?”

“不是。”厉衍瑾回答,“刚才,我想说的,不是这个。”沈北城一听,更傻眼了:“那我,我,我岂不是亏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