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猫完美破解版永久

夏初初也到了该去社会上锻炼的时间了,她这样冒冒失失毛毛躁躁的,真的能做好一份工作吗?

这个时候的厉衍瑾,根本不知道,夏初初这样,完都是他一手惯出来的。

夏初初在工作上的能力,也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啊!

所以……罪魁祸首,是他。

夏初初头也不回,逃也似的蹬蹬蹬跑下楼。

怎么现在的小舅舅,这么喜欢训斥她?而且还动不动就说她两句,挑她的刺。

搞什么啊……

她每天都要想着怎么避开他,已经很辛苦,又很想哭了。

而且她还好死不死常常在不经意的时候,碰到他。

夏初初一边下楼一边想,是不是以前她和小舅舅在一起的时候,她常常欺负小舅舅,一点小事就和他撒娇,非要争个高下不可。

所以现在……反过来了?

果然是风水轮流转啊。

夏日水上乐园狂欢水着少女欢乐照

她以前在小舅舅面前横过的,现在都一一要还了。

夏初初嘀咕着跑进厨房,这个时候了,厨房已经没有人了。

她打开冰箱,扫了一眼,径直拿出一瓶可乐,用力的拧开瓶盖,仰头就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大口。

正喝着,畅快淋漓的时候,厉衍瑾的声音,就像阴魂不散一样,再次传到了她的耳边。

“知道空腹喝可乐,对身体有什么影响吗?”

夏初初脑袋一转,看见小舅舅就站在她旁边的时候,傻眼了。

小舅舅什么时候还跟过来了?她怎么一点也没有发现,一点脚步声都没有听到?

四目相对。

时间安静了好几秒。

夏初初这次,真的终于憋不住,一口可乐,对着厉衍瑾,部都喷了出来。

厉衍瑾的衬衫,很快就湿透了一大片。

夏初初也狼狈不堪。

她赶紧说道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!”

她放下可乐,四处找纸巾,可是这里是厨房,根本没有干净的卫生纸。

夏初初急得团团转,目光到处都搜寻了一遍,最后实在找不到什么了,只好直接上手。

她不停的轻蹭着厉衍瑾的衬衫:“小舅舅,……我,我是真的没忍住,我绝对不是对有意见!”

就算她对他有意见,现在的她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朝小舅舅身上喷可乐啊!

夏初初真的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她整个人几乎都埋在了厉衍瑾的身前胸口上,低下头,不停的用手擦拭着他的衬衫,毫无杂念,一点歪心思都没有。

夏初初单纯的就是想补救一下……

说不定小舅舅见她态度这么好,就不和她计较了。

只是……

她的手不停的拂过他身上,隔着衬衫,在他身上动来动去,这,也就算了,能忍。

最不能忍的是,夏初初今天为了方便打游戏,再加上在家穿得舒服自在就好,穿了一件背心。

她这一低头,一俯身,背心的领口就微微有些空,女性的娇美,完美的弧度,只要厉衍瑾眼睛一斜,就能一览无余。

尤其是,那专属于女性的柔软,还随着她的动作,微微的荡出波痕……

厉衍瑾只觉得喉间紧了紧。

他强迫自己移开目光,强迫了好几次都没有用,他……他似乎,像是着了魔一样。

“夏初初。”

终于,厉衍瑾忍不住了,喊了她一声。

夏初初猛然抬起头来:“啊?”

“退后。”

“啊?”

厉衍瑾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:“我说退后!”

“噢……”夏初初连忙照做了,只是忽然又下意识的想上前来,“可是小舅舅,的衬衫……”

“不用管!”

厉衍瑾忽然加大音量回了一句,夏初初吓了一跳,顿时僵在了原地,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。

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好像过于严厉了,移开目光,低头,转移视线,装作随意的掸了掸衬衫:“已经这样了,只能去换一件了。”

夏初初真的要哭了:“小舅舅,我…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跟来的,我以为厨房里就我一个人……“

她今天晚上,怎么这么倒霉,就跟小舅舅过不去了?

她怎么在厉家怎么走都能遇见他啊!

以前,夏初初想见小舅舅的时候,还要偷偷摸摸的。

现在她不想见小舅舅了,怎么走哪都能遇见了。

见她哭丧着脸,一副真的随时会掉下眼泪的样子,厉衍瑾不自觉的皱眉,同时也不自觉的放软了声音。

“我没怪。”

夏初初一听,立刻说道:“那赶快回房间去换衣服吧,我……我也走了。”

说着,她就想溜。

夏初初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小舅舅,她看着他的眉眼,总是会情不自禁的就想起,以前的时光。

这是很可怕的。

而且重点是,从头到尾,只有她一个人在回忆。

而小舅舅……却置身事外,在她的世界外徘徊。

“走?”厉衍瑾问,“不是饿了,要来厨房吃东西吗?难道喝两口可乐就饱了?”

“我……”

夏初初怎么敢说,她吓都被他吓饱了!

“们这些年轻女孩子,总是这样不注意自己的饮食。”厉衍瑾说,“去叫厨师来,吃什么让他现在马上做。”

夏初初低着头,小声的嘀咕和抱怨:“说得好像有多老似的……怎么动不动就搬出年纪和辈分来,以前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厉衍瑾只看见她的红唇在不停的动,又听不清她在说什么。

他这脾气一下子又上了一层:“在说什么?跟讲过说话的时候不要低着头,不礼貌,忘记了吗?”

夏初初……接近崩溃了。

这样的小舅舅,真的很烦,又很欠扁啊!

但是表面上,她还是得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,摇了摇头:“小舅舅,我是在说,这么晚了,就不用麻烦别人了吧……我随便吃点就行。”

厉衍瑾反问:“那我聘请他来厉家厨房是做什么的?”

话一说出口,他也觉得,自己好像……管得有点宽了。

怎么他每次看见夏初初,就忍不住想要管教。

是他老了吗?看见年轻女孩子这样,总忍不住说两句?

还是说,只是单单的因为,她是夏初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