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软件随便看三级

..co,最快更新剑骨最新章节!

“戒尘……时代变了。”

浮屠山窟,镂空雕刻出一尊一尊的菩萨佛像。

在其中的某一座山窟内,拎着剑的黑袍男人,将剑锋对准了少年僧人。

“地藏菩萨,就只有这种程度吗?”宁奕平静问道。

狂风吹过浮屠山。

少年僧人摇摇晃晃,抬起一只手,按住自己的额头。

呵呵呵的含糊声音,在戒尘的喉咙里,极轻的酝酿成了略微有些癫狂的笑声。

“哈哈哈——”

这道癫狂的笑声响起!

整座浮屠古山都悬浮飞掠着青色的光华,而这肉眼可见的磅礴愿力,如一条又一条归潮的游鱼,掠向杵着禅杖的少年。

单薄的身影,顿时变得凝重起来。

牛仔背带妹子眼神迷离清新动人

戒尘染血的那条手臂,发出了剧烈的骨骼摩擦之音,他咬着牙,另外一条手臂攥拢这条断臂,在喉咙低沉的怒吼声中——

“咔嚓”一声!

断臂重新续接!

光明鉴悬浮在宁奕的头顶,投射出一团金灿光华,照出云雀头顶的那个丑陋,苍老的灵魂。

戒尘借助愿力,极快的恢复着自己的伤势。

“我说过……在灵山境内,我是无敌的。”

少年喉咙里迸发出苍老的嗓音。

戒尘伸出一只手掌,狠狠从面颊处抹过,之前的血污,灰渍,都被抹除干净,地藏菩萨捻火之后的三十二大天人相,在他身上轮番体现。

愿力是这世上最难以估量的力量。

越是虚无缥缈的“力量”,越是在众生面前展现之时,容易被“迷信”。

青色的佛光,在戒尘的地藏法身上流转。

这本该是徒弟云雀的造化……却被戒尘窃火而生!

宁奕幽幽吐出一口气。

真正的战斗,从戒尘开始动用地藏之力,才能算开始。

然而从这一刻开始,这场战斗已经没有公平可言。

这里是灵山,是佛门千年圣地,是为了迎接菩萨捻火觉醒,而不断积攒愿力的地方。

戒尘在这么一个地方战斗,得到的增幅。

相当于是宁奕来到了一个充盈神性之地,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神性。

这些愿力,都是信仰佛门菩萨的信徒所提供。

唯有他这位地藏菩萨才能够驾驭动用!

……

……

生死人,肉白骨。

能够与执剑者的神性对抗的,就只有愿力。

这亦是一种超脱星辉的力量。

越是接近大道之上的规则,越是不可被限制。

“呼~”

大愿禅杖插入地面。

戒尘幽幽吐出一口郁气,青色气浪如一条蛟龙,围绕着少年的僧袍旋转,兜绕了几圈,最终凝现出一颗龙头,倚靠在戒尘的肩头。

“宁奕,不得不承认,的确够强。”

“我本以为大隋给的只不过是虚名……现在来看,能够横扫妖族的那些天才,不是意外。”戒尘握住禅杖,他的气血明显好了许多,对这具身躯的掌控力也逐渐攀升,禅杖的尖端被他对准眼前的黑袍年轻男人。

戒尘微笑道:“但不要忘了……此地是灵山。”

宁奕神情阴沉。

戒尘的体魄恢复速度……太快了!

自己的生字卷积蓄,在替丫头治病的时候用尽了。

宁奕下意识拖延时间,幽幽开口:“戒尘大师,为了灵山布局二十年,就没有想过会出现今日的意外?”

戒尘将一切收在眼中,浑不在意。

宁奕在恢复。

他也在恢复。

他的恢复速度比姓宁的小子更快。

所以戒尘并不介意,花费一点时间跟宁奕废话,等到他自己的伤势差不多被愿力治愈,也就无须多言,直接出手将其打杀!

“以为是一个意外?”戒尘漠然开口,道:“宁奕,高估自己了。”

宁奕“哦”的提高音量笑了一声,道:“自诩聪明,算尽生前身后事,想必早以神魂之术卦算天机,觉醒之后,一定也尝试过推演我的‘存在’吧?”

戒尘皱起眉头。

宁奕猜得不错。

一点也不错……在觉醒神魂之后,为了不在外人的面前露出端倪,他自锁于石佛静室之内,不曾见过任何一位世人,连着十几天,说是为了“盂兰盆节”吃斋,修行,静心。

但事实上。

一是为了探究自己的师父,虚云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。

二是为了推演盂兰盆节可能会发生的变故……他当然考虑到了宁奕,这个姓宁的“异乡人”,不在灵山出生,佛门大殿内也没有他的命牌,年纪轻轻就已成了大隋的命星第一人,不容小觑。

而让戒尘觉得心思一沉的。

是他动用神魂术法,去推演关于宁奕的未来之时,每次都只能看到一片迷雾,想要强行破局,就要耗费大量的寿元……他不是没有尝试过,但有一次付出巨大代价,破开迷雾之后,看到了一角未来,紧接着就遇到了一抹凛冽至极的剑气刺破虚空追着因果而来,险些将他的神魂刺得崩碎。

那次推演让戒尘神魂受了伤,心中也产生了一个疑问。

这个姓宁的小子,到底什么来头?

推演他,竟然触及了禁忌!

宁奕看到了戒尘此刻阴沉沉的反应,忍不住笑了出来,讥讽道:“神魂独步天下的戒尘大师,想必推演之术也很强,不妨说说,看到了什么?”

他是两座天下之中,最算不得的“特殊存在”。

这一点,袁淳先生就曾经告诉过宁奕。

不仅仅是袁淳,徐清客也提过。

尤其是获得“命字卷”认可之后,宁奕的命运之线已然收拢,若是有外力试图推演,便会遭到执剑者图卷里意志的攻击。

就连莲花阁的国师大人,以及那位靠着推演之术谋划颠覆大隋王朝的白发谋士,都无法推断自己的“未来”。

更不用说境界明显低一筹的戒尘。

徐清客所谋,是一座天下。

戒尘所谋,不过是一座灵山。

格局,心境,眼界,都不在一个层面上。

宁奕讥讽之后,凝视着戒尘阴晴不定的面孔,再次笑道:“我知道看到了什么……”

戒尘握紧禅杖,眉尖陡然挑起,他心生预感,不能让宁奕再这么说下去。

一步踏出。

萦绕着愿力的大愿禅杖,与细雪剑尖狠狠撞在一起。

“铛!”

两人一前一后,直接将当前所在的古窟,以及佛像,击得支离破碎。

漫天烟火。

与菩萨佛像宝座一同炸开。

石屑纷飞。

宁奕飘身后退,掠到另外一座石

窟之中,压下一口气机,冷笑道:“戒尘,身为佛门中人,亲自打碎菩萨像,就不怕遭报应?”

戒尘怒吼一声,脚底土石爆碎,整个人化为一道疾射而来的劲弩。

宁奕抬剑挡在面前——

这一次,地藏菩萨的愿力毫无保留的倾泻。

宁奕喷出一口鲜血,整个人像是被一块陨石砸中,根本无法抵抗这霸道的力量,后背接连撞碎石壁。

从浮屠山顶的高空来看。

半面倾斜的石壁,随着烟火升腾,不断炸开,一座又一座佛像倾塌,菩萨宝座碎裂,无数的石屑混杂着烟火的碎烬,在人间的上空抛洒,可悲的是,山脚下信徒所看见的,不是灵山的崩塌,而是信仰之火的升腾。

众生以为,天黑了,就理所应当的会亮起来。

但他们不知道,此刻天黑了,是真正的天黑了。

戒尘怒吼咆哮:“报应?谁敢给我报应?谁能给我报应?”

他狠狠一杖,抡砸在宁奕的肩头,打得血肉迸发。

宁奕的肩头凹陷下去。

即便是与东皇争锋的体魄,也扛不住先天灵宝这般残暴的进攻。

宁奕一剑斩切而过,那件袈裟法衣经受愿力洗涤之后,硬生生抗下了细雪一剑,金灿的火光将戒尘逼退了两丈。

“报应……呵……”

戒尘仍然死死攥着禅杖,但他的神情却逐渐变得冷静起来。

他像是看着死人一样看着宁奕,笑道:“这世上不存在报应。”

宁奕一只手捂住肩头,紫霞流淌,笼罩宝体,他也笑了。

“如果不存在……在害怕什么?”

“不敢让我开口,因为在害怕。”

宁奕盯着戒尘的双眼,一字一顿,道:“害怕‘那个人’还活着!”

大风吹过。

浮屠山顶的古窟,残余的那些佛像,宝相庄严,明明是寂静千年的“死物”,在此刻却似乎活了过来。

戒尘像是感到了无数目光的凝视。

隔着一座座石壁。

隔着无数年岁月。

他有一种被人凝视的感觉。

戒尘笑了起来,他握着禅杖,轻声道:“我在石佛静室,坐了十四天,我尝试了无数种方法,开启石壁……如果他活着,他就应该出来,他没理由不出来的。”

“宁奕!”戒尘陡然高喝:“那只是误谶!邵云也说了,这是一句谎言!”

虚云留下来的误谶!

他会在盂兰盆节出关,见证灵山的愿火升腾……这分明就是欺骗众生的一个谎言,为了让灵山的苦修者相信,佛门还有着兴盛的未来,虚云不惜撒谎,不惜欺骗,这桩罪行,在他闭关之前,就已经留在了手札上。

他跟着宁奕一同踏进了光明殿。

见证了邵云所说的那句话。

宁奕看着戒尘,眼神有些悲哀。

还带着一些同情。

他轻声道:“以为误谶的是后半句……”

“那么前半句呢?”

佛子觉醒,点燃愿火,带领灵山走向光明。

戒尘怔住了。

这才是虚云留给邵云的指示。

误谶的内容。

他是假的佛子……窃走了捻火者的魂火。

“虚云大师早就知道了。”宁奕幽幽开口,嘲讽道:“这个冒牌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