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西瓜视频在线

厉衍瑾现在是在昏迷着,很多事情,如果慕迟曜现在不帮着他处理,到时候拖着,只会越拖越糟糕。

保镖拿出一个档案袋,上前一步,摆放在办公桌上:“慕先生,鉴定结果,厉夫人和厉总经理,是的确没有血缘关系的。”

慕迟曜眉头一皱。

这么说来,夏志国没有说假话,而厉妍,也是真的在无意之间,说漏了嘴。

毕竟她当时和夏志国是夫妻,夫妻俩之间,没有那么防备。

慕迟曜挥了挥手:“可以,出去吧。”

“是,慕先生。”

总裁办公室,只剩下慕迟曜一个人。

他抬手拿起档案袋,慢慢的拆着,同时,他的大脑也在飞速的运转着。

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纸,慕迟曜拿出来,眼神向下,扫向结果那一栏。

一个大大的“否”字。

慕迟曜确认完毕,又重新把鉴定结果放回了档案袋,然后,封好。

头戴鲜花清纯白裙气质美女娇艳可人写真图片

这个结果,等厉衍瑾醒来,他要给他看。

慕迟曜非常非常的能理解,厉衍瑾的心情。

自己心爱的女人,要变成别人的了,那种感觉,比死了还要痛苦一百倍。

犹如千刀万剐,万箭穿心,面上却还得强颜欢笑。

所以,一旦确定厉衍瑾和厉妍并没有血缘关系,那么,厉衍瑾是完可以和夏初初,光明正大名正言顺的在一起。

以前慕迟曜不表态,是怕血缘关系,会害了他们两个。

现在……他非常鼓励厉衍瑾,去把夏初初追回来。

只要有一丝相爱的可能,为什么不坚持到最后呢?

慕迟曜把档案袋刚刚放回抽屉,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敲响。

“进来。”

陈航推门,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,也有些不可思议:“慕总,医院那边,厉总经理有消息了。”

“他醒了?”

“是的。”陈航点点头,“但……好像,不记得了一些事情。”

慕迟曜猛然站了起来:“什么?”

医院,vip病房里。

乔静唯看着厉衍瑾,目光里满是惊诧。

“衍瑾……”

厉衍瑾看上去还很虚弱,唇色发白,脸色也是一片惨白,但是一双眼睛,总算是睁开了,而且有神采了。

哪怕,只有那么一点点微弱的光亮。

厉衍瑾看着她,薄唇微抿,没有说话。

乔静唯惊讶又惊喜的蹲在他身边:“衍瑾,醒来了!知不知道,已经睡了多久?”

厉衍瑾嘴唇动了动,看着她,发出了一个很细小的声音:“……”

“衍瑾,我是静唯啊,我是乔静唯。”

“水。”厉衍瑾勉强的说了一个字,“水……”

乔静唯马上转身,拿着水杯和棉签,把棉签沾湿了,一点一点的润着他有些起皮的嘴唇。

反反复复好几次之后,厉衍瑾看起来,才好了那么一点点。

他的嗓子也不发涩干痒了,声音比之前清亮了不少:“谢谢。”

“衍瑾……”乔静唯看着他,“怎么跟我说谢谢呢?我们之间,不需要说这个字。”

“是吗?为什么?”厉衍瑾说,“……刚刚说,是乔静唯?”

她猛然睁大了眼睛:“衍瑾,不要吓我,不会……不认识我了吧?”

厉衍瑾十分勉强的扯起嘴角:“怎么会不认识?只是……怎么在这里?”

乔静唯一愣:“衍瑾,我当然在这里啊,我要照顾。”

“不是在国外吗?”厉衍瑾说,“什么时候回国了?”

乔静唯呆愣的看着他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厉衍瑾这是……怎么了?

她已经回国好长一段时间了,他怎么会说,她在国外?

乔静唯还没从这惊诧中回过神来,厉衍瑾又喃喃的说道:“我又为什么会在这里?这里是医院吧,我怎么住院了?”

忽然只听见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玻璃落地碎裂的声响。

乔静唯不小心把水杯给碰倒了。

厉衍瑾看着她,眉头微微一皱。

乔静唯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镇静:“衍瑾……,醒来就好,我,我叫医生过来。”

说着,她慌忙的转身就走。

走到一半,她又忽然觉得自己这样直接走了,不行,所以又折回来。

乔静唯按了铃。

她刚刚想走,只是想让自己能冷静一下,不在厉衍瑾面前失态。

可是,不行,她不能走,这个时候,她更加要寸步不离的守在厉衍瑾身边。

他怎么会……变成这样呢?

医生很快就赶了过来,仔细的检查一番后,松了一口气:“终于醒过来了,乔小姐,放心吧,总算没事了,平平安安。”

乔静唯点了点头,什么都没有说。

目前,还只有她一个人,发现了厉衍瑾的不对劲。

乔静唯把医生送到门口,却忽然轻轻的拉了拉医生的白袍:“医生,确定他没有问题吗?”

“确定。”医生说,“至少,从身体上来看,没有什么问题了。”

乔静唯却忽然抬手,点了点额角:“那,脑袋呢?”

医生一愣。

乔静唯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厉衍瑾,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等会儿再去找,医生,在办公室等我。”

“好,乔小姐。”

送走医生,乔静唯压下心里的所有情绪,扬起笑脸,转身回到了厉衍瑾的身边。

她坐了下来,看着他:“醒来了就好,这下,妍姐也可以放心了。”

厉衍瑾看着她,目光疏离而客气:“是,麻烦在这里照顾我了。是特意来看的吧?妍姐是不是正好出去了?”

看着厉衍瑾这样的目光,乔静唯有一瞬间的失神。

好几年以前,厉衍瑾对她,就是这样恶毒,客气,礼貌,礼仪十分的周。

所以……厉衍瑾,是忘记了什么?

他现在到底是真的不记得了,还是……

“静唯?静唯?”

厉衍瑾忽然连喊了好几声她的名字,乔静唯才回过神来。

“啊,啊?我在的,衍瑾,怎么了?”

“有心事?”厉衍瑾看着她,“我刚刚问的话,……听到了吗?”

“妍姐她一会儿就过来的。”乔静唯不动声色的回答,“衍瑾,是不是睡得太久了,所以……有些迷糊了?”